“精致”六月新疆行——自驾伊犁环线与独库公路

“精致”六月新疆行——自驾伊犁环线与独库公路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听闻新疆的美?”

我不记得了,但听闻后我就开始筹划新疆之行。先是自拿驾照后摸起方向盘,再从参与到自己组织婺源、云南等地的自驾游。当我觉得准备得足够的时候,选择了 2019 年端午作为旅游时间,用MarkDown 写了篇招募贴放在个人网站上,然后是朋友圈等途径宣发。

招募的过程略曲折,具体不表。在这里手动感谢@万玲姐姐,她的友情转发创造了新的六度空间,让彼此认识的三三两两最终组合成了这个团队。团队中有的是鲜有交集或素未谋面的公司同事,也有的是刚毕业的研究生等。于我与同事而言是繁忙工作外的一次休假,于他们而言则是一次毕业游。五月初,接下来8个人、两辆车、为期9天、自驾2500公里的“精致”六月新疆行,悄然成形。

本次新疆游实际线路图。借助 Google Map 制作

伊犁,伊犁

在进入真正的游记内容前,请允许我用这么一个章节,从地理人文历史等角度,去概述我所了解到的伊犁。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都知道,“三山夹两盆”可用来概述为新疆的典型地貌,伊犁在中间的天山脚下。在这个角落,天山山脉的漏斗状地形就像个雨水收集器,挡住了从大西洋一路长驱直入的水汽,使其化作丰饶的雨水滋润起了草原跟遍地的雪岭云杉。了解这些,就能大体明白两大沙漠中间的绿色奇迹,就能明白为什么赛里木湖被称作“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

雪岭云杉,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

当然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下,这个不起眼的西部角落注定不会有太多笔墨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即使你深入去了解这片土地,那些可考证始自汉朝,纷纷扰扰至清朝,而终于民国到新中国的故事,尘埃落定后,就如今天行驶在这片土地上铺就的柏油路,平稳得不想让人去回忆起来。只有当你激起好奇心,才会知道:原来“伊犁”这个名字起源于清朝“犁庭扫闾”的收入版图之举;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能下辖如此广阔的新疆区域(行政级别为副省级),与当年的“三区革命”息息相关;八卦城特克斯除了跟丘处机关联起的不靠谱传说,更加实际的是跟民国新疆王盛世才的岳父相关;“解忧公主薰衣草园”的“解忧公主”,亦有一段跨越近一个世纪的家国故事。

除了雪岭云杉,这趟自驾游的代表性旅游视野。摄于独库公路巴音布鲁克路段。zank 拍摄

私以为,旅游除了眼观风景,也得有思维看历史人文地理。“读万里书,行万里路”是古人的求知方式,而对于居有其所的现代人,经历一次有意义的旅游则是对这句话最佳的诠释。

租车的小插曲

且开始进入游记。根据计划,我们第一天是在乌鲁木齐集中。8人团队中,有4人是白天来到乌市集合,另外4人是晚班飞机。下飞机后,我跟提前在机场等待的娜娜前往一嗨的机场租车点。我们租的是两辆北京现代盛达7 座SUV。这里有一个小插曲,也值得提醒未来有意前往新疆自驾的读者。我们租车的时候被告知,一嗨神州这类租赁公司的车因为在伊犁没有办理相关资格证书,在果子沟跟霍城的检查站会有被“钓鱼执法”扣车的风险。当时我们工作人员被友善建议是晚上9点到早9点这段时间才去通过这段区域。

不过我回来之后查阅了相关信息,才发现有猫腻存在。原因大体是伊犁这边要求租赁公司的车必须为“营运”资质,但是一嗨神州这类租赁公司不愿意将一些车办理“营运”资质,因为会导致成本陡增。这类租赁的车辆上行驶证都是标记为“非营运”的。用“非营运”资质去做租赁生意,自然有被扣车的风险。鸡贼的一嗨当然不会提前告诉你,计划新疆自驾的读者如果在这类租赁公司租车,最好提前电话问清楚,一定要选“营运”资质的车辆。

我们后来是不顾这个忠告,带着一定的“冒险精神”正常时间走(大伙的思路是:就算到时真被扣车了反正不是我方的原因,而且警察还会帮你送到想去的地方哈哈)。最终也没有遇到被查扣车,当然这个是后话了。

从乌鲁木齐到安集海大峡谷

乌鲁木齐市一处。果子拍摄

第一天在乌鲁木齐市的“白天小分队”去逛了国际大巴扎并在附近的超市采购了一些物资。第二天早上,八个人在机场旁边的酒店短暂集合,互相见面后,就开上了中国最长的高速公路——连霍高速。连霍高速我们走的这段几乎都在修路(四车道改八车道),需要比导航时间预估多点。中午时间在安集海镇午餐后,我们于下午晚些时间到达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安集海大峡谷。

安集海大峡谷又称为红山大峡谷、巴音沟大峡谷等,名字那么多个,一方面本来就是个无名景点,另一方面也有附近几个地方利益冲突的成分导致。最早是被抖音带火起来的非商业景点,我们去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了说所谓准备封闭开发的消息。实质是车是进入不了,但人还是可以走路进入的。可惜那个最被网红出境的角尖确乎已被塌方削去了一大半。站在悬崖边俯看,视野中非常震撼,底下就像是一大盆各色颜料倒入了河流中,肆意流淌的琉璃光彩。

安集海大峡谷的色彩

落差带来的视觉震撼还是很强烈的

这里除了适合用广角镜头取景,更加适合的自然是无人机航拍。我带来的 Mavic 2 乞丐版开始在新疆首飞。遥控着我的爱机在目不暇接地抓拍着,旁边的好视力小伙伴提醒:“Jeff,看前面那里有羊!”。顺着指向我飞到前面半公里处,抓拍到了下面这个场景。

来到新疆第一次看羊群,大伙还是感到新鲜的

待了一个多小时,天气渐渐变暗并下起小雨,我们驱车前往今天的目的地——果子沟。从这个时候开始一路天都是灰蒙蒙的,伴随间断的小雨直至晚上。晚上夜宿在果子沟附近的一个蒙古包。

后记:安集海大峡谷网络传言准备进入商业景区开发阶段,不过本人认为做成景区的难度还是蛮高的,但封闭是确确实实的存在(虽然目前是简单的铁栅栏圈起来)。可想而知这个地方会逐渐充满铜臭味。不远的独山子大峡谷最近已经建立了个收费景区了。总之,想去的趁早吧。

果子沟的日出

晴天的果子沟一角。果子拍摄

凌晨的果子沟,气温还是有点低,所幸昨晚的雨已经停下来了。团队里愿意早起的五位小伙伴开了一辆车,顺着昨晚住宿老板指点的路线,我们来到了一个目测即将完善为收费景区的地方。木制栈道蜿蜒铺向了道路两旁的斜坡,空气中弥漫一丝新鲜的羊粪味。我们登上栈道,希望能登高望远一睹赛里木湖的日出。不远处的果子沟大桥架在一片云海般的雾气上面,更远处的雪山白顶若隐若现。随着东方开始亮起来,云雾似乎也开始逐渐散开,但是天空却还是如《三体》中的“智子”一般死锁着,丝毫不想让阳光透射进来。

幸运看到的“日照金山”。果子拍摄

就在那么两三分钟的时刻,风吹云动,东方的天空开了一个角,远处的雪山猝不及防地向我们展示了类“日照金山”的景象。我们登上了一个观景台,刚好可以窥见远处赛里木湖的一角,也很幸运看到了湖面日出乍现的一刻。当我们期许能看到更多的时候,周边的环境就像娇羞的小姑娘,惊慌失措地从东边飘过来一大片浓雾,直至我们登下栈道也不轻易散开。

远处赛里木湖的日出。果子拍摄

新疆的天气多变,就在我们启程出发准备去赛里木湖的时候,虽然云雾还是在雪山顶肆意缠绕着,但天空已经可见蓝天了。

果子沟大桥全景。zank拍摄

后记:我们在果子沟看日出的地方,应该是属于“果子沟森林公园”的一部分(导航可以到“果子沟金顶”或“果子沟牧场”),目测后面会完善成收费景点。现阶段上去栈道收费30元一人,如果早去(工作人员没上班)可以免票。

赛里木湖,镜头无法囊括的美

前天下午在连霍高速旁边驱车经过赛里木湖的时候,车上的大伙还笑谈感觉不用花70块钱的门票进去看。但进来发现,赛里木湖的门票还是很值得的。

赛里木湖一角,绿与蓝的天然搭配,眼睛很舒服

在晴天的助攻下,蓝色的天空,蓝色的水面,以及同被染成蓝色的远方山脉,无底线般充盈着每一个游客的瞳孔。走在湖边,凉风习习,左侧是绿色的草原,遍布着黄蓝相间的野花,右侧则是清澈见底的湖面。

赛里木湖全景,照片也无法拍出十分之一的美。zank拍摄
赛里木湖某个观景台。zank 拍摄

也许不是节假日旺季,那天进来的游客没有想象中多。稍微走远一点,就能找到不错的空位进行拍摄。身处在这个辽阔却有边际的地方,内心似乎也被清澈的湖水洗涤了一番。大家也不知觉开始放空起来,摆拍了不少“沙雕”的照片。

用无人机拍摄的合照
如果时间允许,真的适合在这里发呆一天。果子拍摄
在这里拍的其中一张“沙雕”的合照。果子拍摄
幕后花絮之“你拍TA,我拍你”
赛里木湖的环湖公路,现在不让私家车进去了。果子拍摄

伊宁路上!离致命危险最接近的一次

因为前文说的租车小插曲,加之时间关系,我们放弃了原计划行程中的“霍尔果斯口岸”。游览赛里木湖完后,直接导航定位到“解忧公主薰衣草园”。当在连霍高速快到霍城路段,风云突变,下起了暴雨。高速路上的车辆速度都自觉慢了下来,开着双闪小心翼翼地前行,直至前面的车陆陆续续都停下,车上的人纷纷走出来。原来前面发生泥石流了。

团队里的小明同学展示了丰富的经验,成为了第一个报警的人。不一会儿,清障车就来了,这个路段的车在这里等了1个小时多后,又恢复了正常通车。

如今我在这里写着风淡云轻的文字,当时车上的大家也没感到丝毫的害怕,更丝毫没有影响后面的旅游心情,但这个确实是我们这趟旅途中离致命危险最接近的一次。如果我们提前开了那几十米,泥石流冲向的就是我们的车辆。这趟旅途能安全地出发安全地回来,也认识了优秀的人,本身就是一件收获颇丰的事情,这也是我要撰写这篇游记的动力之一。

秉承“精致游”的优良习惯,到了霍城后只在附近找了个薰衣草园进去拍了下。当地最为著名的种植基地是解忧公主薰衣草园和农四师的65团场。如果对收费的解忧公主薰衣草园不感冒,可以考虑65团场。据说在芦草沟镇(去霍城市中心会路过),也会看到不少的薰衣草花海。甚至说,只要在路上偶然发现好看的薰衣草景,就找个地方停车探索就好,这也是自驾游的魅力之一。

路旁的薰衣草园,貌似还没到花期。果子拍摄

当晚我们夜宿在伊犁州府伊宁,市区跟普通内地二线城市看起来差不多,也看得出在蓬勃发展房地产业。关于这个城市倒无其它特别可陈述之处了,印象最深的倒是我们订的酒店,人均120左右,却享受了五星酒店的硬件待遇。第二天在启程去特克斯前打卡了比较出名的的喀赞其民俗区。

门口的喀赞其蓝。果子拍摄

在琼库什台赶羊的日子

如果要让我在这趟旅途中选择一个必不可不去的地方,我一定选择琼库什台。一个远离城镇,藏身山谷的小村庄,与世隔绝般地幽静,接近不少人心中关于世外桃源的想象。

从特克斯到琼库什台近90公里,一开始的地貌感觉还跟广东差不多,随着车驶入蜿蜒曲线的山丘,小伙伴们都不由自主哇哇叫起来。接下来的80多公里几乎一路皆为风景,雪山草原、丘陵森林、河谷溪流、木屋毡房、车马牛羊,谓之为浓缩版的“伊犁印象”也不为过。我们的去程天气还不错,大块大块棉花般的积状低云漂浮在天空,却感觉无比接近地平面。自驾的第一人称视角带来的视觉体验非常一流,特别是上坡的时候,视野中突然温柔侵入的蓝天白云,恰如平齐行驶在浮云之上。

前往琼库什台的一路都是风景。果子拍摄
观景台下类似的“人体草原”。果子拍摄
雪山下的白马。果子拍摄
正在放牧的村民。果子拍摄

如果按照现代农村的标准去衡量,琼库什台目前的基建还是比较落后,停电是常见的,在琼库什台的两天是一段基本无网络的日子。这里似乎每家每户都是一个类似农家乐这样的吃饭住宿提供方,但可能语言及网络环境的关系导致你很难直接从线上旅游服务网站上找到。

琼库什台一角。白塔的建筑为运营商基站,依靠太阳能供电

在琼库什台当晚住的是一个提前在微博上找到的民宿。就如过去在旅游路上听到的那些不约而同的旅店老板故事,民宿的主人(且让我称为施小姐)偶然来到了这里,被风景抑或是人文抑或旁人不知道答案的 SomeThing 吸引,克服各种困难建立了这个民宿,然后过上了一种似乎让都市人向往的生活。处在那间民宿的闲聊时刻,就像是仪式般,我似乎应该找个机会请施小姐从她的角度给我娓娓道来上面的故事,且正常情况下还能听到一些有趣的副篇章。然而眼前透过玻璃墙看到的风景似乎是多么美好,以至于再好听的故事与之相比也是相形见绌。

冠以民宿,就注定本身只是一种形式主义的离群索居。当然抛开这个议题,对于施小姐我的确是十分佩服的。不少人在旅途中,一旦卸下平常生活的铠甲,见到各式优胜美地会不知觉迷失,那时那景下固然可以畅所欲言地聊理想、抑或是进行天马行空般的未来想象。然而旅途结束,尘埃落定,大部分人还是回到了千篇一律的生活。能在一场旅游后对自己厌倦的生活施以实质行动去改变的总是凤毛麟角。旅游,似乎很少会给予一个人改变的力量。

聊的话题似乎有点沉重,不如看团队的漂亮妹子与狗子的合照。果子拍摄
民宿老板施小姐的这条小狗名叫 shining。zank 拍摄
不小心帮施小姐打广告了,希望下次去琼库什台能给我优惠。果子拍摄

琼库什台的第二天,我们以琼库什台村为起点,徒步深入其草原森林腹地。库尔代河的淙淙流水声与拔地而起的雪岭云杉彰显了这个地方可溯源至乌孙古国的活力。砍伐翻露出来的树根,显示了村子的木屋自就地取材,却一点儿都不让人感到违和。


库尔代河畔。果子拍摄
琼库什台村一览
幽静的村庄。zank 拍摄

顺着一条泥泞的村道我们往上走,视野中徐徐向我们展开了琼库什台大草原的画幅。彼此起伏的草原由远及近展示了层次分明的绿,羊群、马匹、木屋星罗棋布般散落在草原上,曲线交错的地方遍布着郁郁葱葱的雪岭云杉,一直延伸到远方的白色皑皑的雪山。

参天松如笔管直,森森动有百余尺,万株相依郁苍苍
路上遇到的哈萨克男孩,向我们推销骑马服务。果子拍摄
这里的房子看起来好像嵌入到草原中。果子拍摄
就地取材搭建的哈萨克木屋。果子拍摄
来张除了摄影师的合照。zank 拍摄

我们中午在一家农家乐上就餐,物价还算正常。恰逢哈萨克族的开斋节,友善好客的主人们给我们品尝了他们当地的果什零食拼盘。等餐的时间段,大家坐地休息的休息、拍照的深入当地人牧场拍摄、继续走路探索的慢慢散步。我也在这时候飞起了民宿施小姐的无人机(自己的 Mavic 2 在前往琼库什台的路上碰到电线摔坏了,所以琼库什台是这趟旅途中最后有无人机航拍照片产出的地方),开始了赶羊的日子。

我们吃午餐的地方,吃完下撤的时候天气变晴了

后来想到,无人机的嗡嗡声对羊群的影响就好似车道上遇到羊群对其鸣笛,祈祷“咩咩咩”们不会受到太多惊吓以致变成食物的时候有所损失鲜味吧。

后记:特克斯到琼库什台的90多公里路除了20公里泥沙路,其余均铺就了柏油。据说琼库什台准备也开始收费了,未来会纳为喀拉峻景区的一部分。我们后来也前往喀拉峻景区东门,但看风景跟琼库什台差不多就没破费进去。

八卦城的日落时分

特克斯我们其实是逗留了两次,一是刚从伊宁开来的时候在特克斯中转就餐,然后前往琼库什台。二是在琼库什台的第二天回来特克斯住宿。

特克斯河,去那拉提的方向基本沿着这条河走

虽然只是管中窥豹,但我从特克斯这座县城上却看出这片土地上汉文化与当地少数民族文化“交融”的缩影。如今这座县城明明交通蛮混乱的,却为了保住“没有红绿灯”的“美名”固执不装红绿灯,倒与当年盛世才岳父在个人意志下建立了这座县城的思路一脉相承(当然进城前是其实有看到红绿灯的)。县城主要街道均以八卦卦名命名,却又附上哈萨克语的别名。各种城市装束都与八卦息息相关,包括下水盖都画有卦象,但隐隐感觉少了点少数民族的风情。当然在这里既然是游记就不深入展开了,点到即止。且让我们在天空中看看特克斯县城。

经典航拍视角来一张
实测500米限高下不可能囊括整个八卦城到镜头内

回到特克斯那个傍晚,落日时分,天空的颜色多彩绚丽,不像内地的天空蒙上的浅浅雾霾。我们打卡了特克斯的摩天轮与离街。

摩天轮,价格感人就没上去了

离街是一个略带文艺气息的地方,这里遍布着不少风格各异的民宿。墙壁上的涂鸦还蛮有意思的。

红色思想在我心。娜娜拍摄

独库公路,我们来了

6月3日那天我们在伊宁。晚上住宿酒店的时候,收到了独库公路将在6月5日开通的消息,大伙都挺开心的。之前行程规划中我们还做了备选从和静回乌鲁木齐的 B 计划,独库公路的开通意味着我们可以省点时间且领略传说中“中国最美公路之一”的美景。

在进入独库公路的章节前,请允许我的爱机在本文最后一次登场,化身为“大疆牌行车记录仪”,为读者从自驾角度展示独库公路的美景。

(独库自驾游视频。RSS 用户与小程序用户需要访问原始网页方可见视频)

独库公路这一路的地貌,从那拉提开始富饶的绿色河谷到葱葱郁郁的山林,然后驶入开阔无尽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库车方向则一开始是白雪覆盖的高山,下山后则是七彩的丹霞地貌。而独山子方向,从上山后伴随悬崖绝壁凿就的九曲十八弯,厚厚白雪包裹着山体,道路两边时不时镶嵌着不冻冰川,下山后则是荒凉裸露的石头山脊。大自然好似一个贴心的母亲,轮番变换着不同的风景让司机不至于太疲劳驾驶。

独库公路我们用了三天时间分段走,其中那拉提-库车大峡谷这段是来回走了两次,勉强算是走完独库公路全程。比起达成这个所谓“老司机成就”更加让人自豪的是,团队里8个人都在独库公路上开过,包括两位拿了驾照就没开过的新手。一次旅游能让人互相进步,那是再有意义不过的事情了。

个人感觉只要稍微开过点盘山公路的司机都能胜任独库公路。独库公路的危险不在于路况,而在于天气变幻导致潜在的自然灾害风险。我们走独库公路那会,可以明显看到路政都在随时响应的状态。

一走独库公路:经那拉提去巴音布鲁克

前期做旅游攻略,那拉提景区据说“商业化严重”,所以那时仅作为路过的一个景点。不过当我们沿着国道218到达那拉提小镇之时,看到路两边的风景还是蛮惊艳的,也立马想起“空中草原”这个名符其实的美称。如果说喀拉峻草原是波浪滚滚的大海,那么那拉提草原则更像是清风拂过的湖泊。这里的山岗高度接近,没有刻意的此起披伏。前景是平铺的草原,后景是雪山,层次分明。

从马路边看那拉提草原。果子拍摄
远处天空的小黑点是飞翔的鹰。果子拍摄

初进入独库公路的时候倒无特别的感受,毕竟第一程的独库公路是延续着那拉提云岭雪杉的地貌。随着路途接近巴音布鲁克,矮小稀疏的植被陆续出现,并最终定格为一马平川的草原与笔直道路延伸到远处的皑皑雪山。

落日时分的独库公路一角,摄于返程。zank 拍摄

来到巴音布鲁克景区门口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后,最后一班车已经离开。加之天气不佳,被工作人员告知就算能进去也看不了所谓的九个落日,遂放弃这个景点。当晚在巴音布鲁克镇住宿(顺便一提,那拉提镇与巴音布鲁克镇距离比较接近,如果考虑作为住宿点,建议在那拉提镇住,相比之下住宿更加便宜且感觉吃的更多)。

二走独库公路:去库车大峡谷看点不一样的

去库车大峡谷是一个临时起意的决定。在巴音布鲁克镇一个川菜馆的饭后剔牙时间,估摸着前期放弃了夏特古道跟巴音布鲁克景区倒空余多一天的时间。我提议去库车大峡谷,大伙一路看森林草原多得有些视觉疲劳,轻松达成一致。于是第独库公路的第二程变成了:从巴音布鲁克到库车大峡谷,然后再返回那拉提小镇住宿。

独库公路南段一景。zank 拍摄

早上的巴音布鲁克镇下着小雨,吃完早餐我们慢悠悠驶上了独库公路,巴音布鲁克路段是一段几乎笔直的柏油路,路况好得让人分分钟想飙车。当驶过了草原开始上山,气温开始降低,走过大小龙池景区快到铁力买提达坂的区域,突然下起雪了。雪不大很快就停了下来,短暂让我们体验了六月飞雪的感觉,也顺利下山到达目的地库车大峡谷(后记:就在9号我们在地窝堡机场准备回家的那天,独库公路南段突降大雪封山,更导致了几起追尾事故。对比之下,我们真的很幸运)。

库车大峡谷跟天山神秘大峡谷是同一个地方,下山不久,当明显看到两边的山岩从灰绿色逐渐变成红褐色,就预示来到这片峡谷区域。狰狞刀削状的山体层层叠在一块,裸露着深浅不一的沟壑与纹理。红色的山体在不同的角度及光线作用下产生了各种层次的色彩。

峡谷之痕。zank 拍摄

这些奇形怪状的山石,景区规划者借助想象力赋予其各种名字。作为游客,观览这些地方确实得带点想象力,不然就单纯看光秃秃的石头,没走几公里便会感觉索然无味。拍摄创意也得靠想象力发散,找好角度的话还是能拍出大片感的。

娜娜友情出镜。果子拍摄

三走独库公路:K歌回奎屯

最后一程独库公路是走北段,从那拉提到独山子。时值端午假期的早晨,也刚好是牧民赶场的时间段,从那拉提上国道217的转入口有点堵车。

这天,老天爷像是特别照顾即将结束旅程的我们,太阳全程曝晒。与库车段类似,走了一会上山,两边从绿色的植被逐渐变化为褐灰色的土岩山体,从这个时候开始就是伴随着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远处的山体最初点缀着白色,直至到了乔尔玛后几乎铺满山头的白色。

开始上山前。zank 拍摄
防雪长廊。zank 拍摄

哈希勒根达坂附近百米长的防雪长廊,加上仿佛是从厚厚的冰川中生生切开出来的路,确实有种独特的视觉体验。从独山子方向来的车在这里聚集了不少,许多人都停下来走出车内去玩冰,通行稍微有些缓慢。为了消磨略显无趣的开车时光,我们再一次在车内借助 CarPlay 进行 K歌。

哈希勒根达坂的雪山。zank 拍摄
雪山与蜿蜒的公路。小明拍摄

随着海拔逐渐降低,两边的山体也逐渐变成陡峭的荒凉山崖,人工爆破的造就的道路痕迹很多,遍布的落石防护网使得看起来很安全。走到传说中最危险的老虎口也无特别感觉,如果不是有个牌子写着“老虎口”,我也就自然而然忽略了。随着车轮驶入独山子区域,两边的山体逐渐降低,继而消失取代的是灌木、农田,然后是楼盘。传说中独库公路全程最艰险的北段我们一路安全地驶下来了。

Part of the journey is the end.

回到奎屯,也就意味着我们这趟旅途接近尾声了。团队里面的果子妹子(就是贡献了本文众多图片的摄影师妹子)需要从奎屯北上去喀纳斯,我们一行人在火车站为她饯行。四个女生很难再有机会一起聊小八卦了,这八个人这辈子几乎也没机会能再聚一次了。

再来一张合照吧。摄于独库公路巴音布鲁克路段。zank 拍摄

随后剩余的几位驱车从奎屯走高速回乌鲁木齐。不得不承认,早上从那拉提一路开车近 11个小时回乌鲁木齐还是挺累的(虽然是轮番开车)。团队里面的妹子倒还十分有活力,包了个房间 K 歌。团队里面的“老人”(其自称,毕竟是本团年纪最长者)zank 君勉强没累得散架。第九天,也是旅途的最后一天,我与两位小伙伴去打卡了新疆博物馆,一睹楼兰古尸。旅途故事的结尾总是很俗,却很安心:每一个人都安全回到最初的出发点。

真正完结篇,兼谈谈为什么“精致”

“精致”一词如今在网络用法中多用于调侃年轻人注重生活品质,本文用以做标题,倒有两个缘由:一是我们团队里面有位“精致的猪猪男孩”,初次见识其 26 寸行李箱里面的物件倒比同行的女生们还精致,顺势”精致"一词成为贯穿整个旅途的话题之一;二是这趟9 天旅途下来,我们在没刻意省钱的情况下,平均每人仅花了¥2700 左右的费用(不算机票钱)。其中门票钱仅花了110元(赛里木湖¥70+库车大峡谷¥40),但我们并没有觉得因错过了哪些收费景点而可惜。顺带推荐下,“旅行小账本”这个小程序非常好用,解决了团队出游中记公账的痛点。

本人在这趟旅游的支出占比统计

当我在笔记本敲打键盘写着本文的时候,我的脑海中经常回到那满屏的蓝、那高耸与平铺的绿、那层层的白,记起时而遍布阴云时而阳光曝晒的天气,想起奶啤的可口与烤羊肉的鲜美,也响起曾在车上纵情K歌的声音。某个时刻,它似乎让我在被繁忙生活压着的心又躁动起来。旅游有时候就如生活的调味剂,让人在遇到沮丧的事物之时,想起曾经那些经历的美好的事物,不至于用短浅的目光对待之。且还记得当初在某个时刻看到的某个景色时油然而生的某个想法?也许那个瞬间是天马行空的,是飘飘然的,甚至是狂妄乃至不可一世的。但同时应该有个声音在告诉你,唯有行动,才能让这个想法越来越接近触手可及。

(全文完)

说明:

- 本文配图均由新疆团成员拍摄并授权本人使用,除注明外为本人创作。
- 文中照片均有一定程度后期处理,主要出境人物均已授权本人展示其肖像。
- 本趟行程攻略下载地址(PDF版本,与实际行程稍有出入):点击下载

评分:
当前平均分 4.75 (95%) - 4 个投票
查看 评论
  1. 文章不错非常喜欢

    2月前 回复
发表评论